近日,国家能源局、环境保护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称,为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持续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

  把“生物质能”与煤电“撮合”在一起进行发电试点,其中的社会效益远远大于经济效益。正如德国能源署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执行主任陶光远所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生物质能与煤电结合取得的环境效益和气候保护效益是双重叠加的,对我国的环境治理乃至世界气候变化的影响都将发挥积极促进作用。”

  借煤电之力实现规模化发展

  我国对生物质能的利用规模远低于风电、光伏,本来是与火电具有一样稳定性的生物质发电,却不受资本青睐,发展速度一直不如人意,经济性差是其中重要原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能源政策研究室主任洪涛对记者说:“我短期内不太看好生物质能的发展,因为生物质收储半径过长、规模化不足等问题,让其难以实现经济性。”

  此说法也在后续采访中得到证实。山东琦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赵瑞卿坦言:“生物质发电补贴价格是0.75元/度,估算成本价格在0.45-0.5元/度,可以实现微利。如果没有补贴的话,企业基本是亏损的。”

  《通知》将生物质能与煤电相结合,或许正是考虑让生物质能也能借助煤电的规模实现经济性的发展目标。

  此次国家出台新政策,将优先选取热电联产煤电机组,严格限定两大试点类型:一是燃煤耦合农林废弃残余物发电技改项目,重点在13个粮食主产省份,针对秸秆消纳困难、田间直燃致霾严重地区的情况,合理确定技改项目技术方案;二是燃煤耦合垃圾发电、燃煤耦合污泥发电技改项目,重点在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等36个重点城市和垃圾、污泥产生量大,土地利用较困难或空间有限,以填埋处置为主的地区布局。

  从产粮区到直辖市、省会市,试点的范围非常广,一方面从农林垃圾出手,一方面瞄准城市垃圾,广开生物质能的获取渠道,在治理垃圾污染的同时也可以实现对生物垃圾的再利用,可谓一举多得。

  华北电力大学生物质与煤共燃工程技术研发中心鲁许鳌博士告诉记者:“对大型燃煤电厂进行相应的技术改造,实现与生物质耦合发电的成本要比单纯的只做生物质发电的企业技改的成本低。此次文件出台,也是要让生物质能利用与大型火电企业实现联动,只有这样才能实现较好经济收益。”

  利用成本高让城市垃圾不受欢迎

  城市垃圾和农林垃圾尽管都含有生物质能,但人们对其用于燃煤耦合发电的态度却截然不同。记者通过调查了解,目前无论是相关专家还是业内企业,对农林垃圾发电的发展趋势比较认同,而对城市垃圾利用持保留意见。

  格林兰(中国)清洁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生物质能源技术中心总经理杜森认为:与城市垃圾耦合发电相比,农村生物质耦合发电更有可行性。他指出,我国每年农村产生的粪污垃圾高达38亿吨,秸秆也有约6.9亿吨,农村的生物质能利用的原材料比较充裕,其中80%可以进行加工利用。而城市垃圾的种类比较复杂,企业通过在定州的调研发现,周边的城市垃圾中有大量的建筑垃圾,企业在回收垃圾之前,一些易燃的纸质垃圾都被拾荒人员清理过一次,剩下的垃圾中生物质能含量很少,只有15%左右有机质,去掉层层的环节,最终留给企业用于发电的可能连5%的有机质都不到。对于企业来说,花大力气去收这部分垃圾来耦合发电的成本实在太高。

  杜森的观点也得到陶光远的赞同,陶光远特别指出:“垃圾发电加入燃煤的成本奇高,经济效益不行,是其难以推广的重要原因。尽管城市垃圾的热值较低,但是企业是可以收到垃圾处理费来平抑成本的,如果仅仅是单纯使用垃圾发电或许还有一些效益,一旦掺入煤作为燃料,发电收入将难以覆盖燃煤的成本。”

  也有企业认为城市垃圾分类处理难才是症结所在。赵瑞卿对记者说:“我国城市垃圾分类的现状让其应用到耦合发电还有一段距离,因为城市垃圾中的成分复杂,焚烧后易产生二噁英导致的污染问题,让环境成本无形中提高了很多。”

  针对城市垃圾发电存在的上述问题,鲁许鳌认为还是需要利用大型煤电机组,特别是超临界机组来解决。当把很少的垃圾投入到60万千瓦的火电机组的锅炉里的时候,大机组的效率可以让成本分摊到最低。尽管城市垃圾发电需要支付一部分费用给初加工企业,会用掉国家给的垃圾处理补贴,但大型燃煤电厂烧垃圾可以解省一部分燃料费,或许这将是城市垃圾在燃煤耦合领域唯一可能实现获利的机会。

  对生物质能利用需要全社会发力

  一方面生物质能项目发展滞后,材料来源成本高,一方面是秸秆焚烧、禽畜粪便导致的环境污染亟待治理。国家不得不重新审视如何发展生物质能,才能使其如期完成《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到的,到2020年,我国要实现生物质能发电装机达到1500万千瓦的发展目标。

  杜森告诉记者,对生物质能的利用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公益项目,因为它要解决的不仅仅是能源问题,更重要的是环境问题。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仅仅靠一方的力量难以实现发展,因此必须要政府和企业齐心协力,才能让生物质的发展上一个新的台阶。

  此次的《通知》下发,让人们看到了政府部门在政策制定方面已经率先表明了决心。为了堵上骗补之路,《通知》要求试点项目应建立生物质资源入厂管理台账,详细记录生物质资源利用量,采用经国家强制性产品认证的计量装置,可再生能源电量计量在线运行监测数值同步传输至电力调度机构,数据留存10年。

  为了解决消纳问题,《通知》明确提出试点项目发电,电网全额收购,为确保试点项目的技术可行性,《通知》表明会组织专家或第三方机构对试点项目进行评估。为了确保燃煤耦合试点的环境安全性,《通知》还提到要对项目进行实时环境检测,确保其排放符合国家标准。

  反观企业,他们则更关注的是技术问题和补贴发放的问题。赵瑞卿表示:“我们坚信未来耦合发电是一个方向,但是目前看,企业需要在技术层面、经营层面进行分析,才能确定是否要发展耦合。因为耦合发电对炉子的技术标准要求相当高,已建成的项目几乎不太可能通过改造现有锅炉来实现,只能寄希望于未来的实验项目,或许能有机会成为试点。目前公司只有生物质发电项目,国家两年来拖欠补贴金额已有四亿元人民币,公司很难拿出钱用于新的技术研发。”

  企业没有充足经费研究燃煤耦合的技术问题无可厚非,因为相关的技术应该由专业机构负责。鲁许鳌博士说:“目前关于燃煤耦合的技术,华北电力大学已经取得了一些科研成果,正期待与相关企业合作。我中心已获得《在超临界燃煤机组整合秸秆发电方法》的发明专利,完成了华电重大科技项目襄阳项目的专利提供方的工作,目前正在与国家级示范项目大唐长山合作推动技术专题研究。当前生物质耦合发电已经进入关键上升期,需要社会各界通力合作,我们深信生物质与燃煤电厂的结合前景一片光明。”

(文章来源:中国新能源网)

© 2015 - 生物质能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89167号-5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能源路2号 邮编:510640 固定电话、传真:020-37245033 电子邮件:mishuchu@biachina.com